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夏宗伟的博客

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!”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南德不是当事人”——庭审日背后的牟其中  

2015-11-06 14:48:44|  分类: 媒体关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二)  《南方人物周刊》 2015.10.19.

平衡

从某种程度上讲,前后三次牢狱之灾让牟其中长期处于极简的生活、思考状态。他知道美国知名企业家Elon Musk、亚洲飞人苏炳添,也知道三网融合、人工智能;他更新自己的词汇量,比如习大大,也会坦诚地对某些问题表示这个我不懂不能乱说。但是他的知识结构、思想体系还停留在某种固化的模式上,没有现代化。

此时的他憧憬出狱后的美好生活,设想自带超现实光环,像宗教领袖般传经布道,以此满足精神需求。夏宗伟学会了客观地看待牟其中,从崇拜变成了平视。她深知牟其中的局限性,也从他的局限性中反观自我,恰如其分地定位自己。

牟其中有草莽气息,看不起大学问家,把他们比喻成专门教小鸭游泳的母鸡。他善用比喻,话语体系也带有严重的书面气息,比如浸淫

他也曾有极大的惶恐与不知所措。南德飞机易货大获成功后,他在火车上呆了202天,不敢接电话不敢做事,怕引来矛头对准他。他的自我矛盾也在于一下子到了这个环境、到了这个平台,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位置。他受邀参加达沃斯论坛。第一次出国,特意借了相机打算多感受一下。可到了瑞士,他发现会议超乎想象的豪华,怕钱不够付账,第二天就借口有事要回国。后来知道参会是免费的,他又后悔没多待几天。

牟其中多疑,欣赏天马行空打破常规的人,轻信溜须拍马之人。为了摆脱老牟的影子痛苦了很多年,离开南德后,刘建和做起了生意,他这才学会做生意要按规则来。他陪夏宗伟喝了点儿酒。

庭审当夜。疲劳至极的夏宗伟与我深聊,仿佛不愿结束这漫长的庭审日,又仿佛在蓄势等待新的一天。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思考独立的问题。

在牟其中眼里,夏宗伟还是刚认识时的那个小姑娘。他让夏招兵买马准备开办讲习班宣讲他的体系。夏宗伟思考这些事情的现实可行性。她从过去那个悲伤的、自我麻痹的人变成了一个充满自我意识的人。长期与律师、媒体、公检法机构打交道,她已体会到现实的无奈。她不愿再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里生存,想让自己轻松一点。

夏宗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,对情绪价值的需求很高。友人开车去火车站接她,顺便给她带了一束白玫瑰。她高兴得念叨了好一阵,说那是生活里的一抹亮色,也爱上了白玫瑰。

18年,人们把夏宗伟塑造成了一个英雄,但是他们并不需要知道英雄是怎么过普通生活的。成为不普通的人,让她觉得沉重。事实上,如果对这次再审判决有异议,她连再次申诉的钱都凑不齐。而牟其中早已进入一种无我的状态,他觉得钱没有用,说已经过了想要挣钱的阶段,除了吃饱就没什么用了。他又说自己是很势利的人,要让企业的每个人都非常富有。他陷入一种自我崇拜与现实的脱节中。他把自己推向一种无上的道德崇高点,不顾个人安危、家庭祸福,只为实现思想的进阶。

夏宗伟不再想获得他的某种认可。她一再尝试让他了解这18年的点滴。但是偌大的时空差距,没有办法去理解。她整理好不同阶段留存的资料,比如媒体报道,希望有一天牟其中能自己慢慢体会这中间过程的种种。他只是活在了那堵墙里面。她已无心再向他述说苦处。

她又想,如果牟其中出狱以后跟她翻脸了,别人会怎么想他?如此,她或许又将被迫成为俗人,用俗人的标准去说服自己进入一个新的平衡。    庭审日后,武汉下起了大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2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